您所在的位置:康巴傳媒網 >> 文化 >> 康巴人文 >> 瀏覽文章

蒔冬菜

甘孜日報    2022年01月07日

   ◎黃孝紀

   時令過了中秋,天氣變涼趨寒。此時的菜園,那些在清明節前后栽種的豆角、辣椒、茄子、絲瓜、苦瓜、南瓜、冬瓜等諸般菜蔬,經過一夏半秋的生長和采摘,或藤枯葉黃,或半死不活,或結實稀小,頹態盡現,先后到了生命周期的盡頭。倘若一場早霜突來,此時即便最顯生機的辣椒樹,一夜之間,也悉數死去,枝葉烏黑。不久之后,地里的紅薯也陸續挖了。又到了重新翻土、燒火淤、蒔冬菜的時節。

   舊時的故鄉,在園土里蒔冬菜,需要考慮人吃和喂豬。蘿卜、大白菜、莙荙菜、風菜、肥菜,是這個時節栽種的主要品種。其中,肥菜專門用來喂豬。此外,菠菜、茼蒿及芹菜蔥蒜等也多有種植,但數量則少多了。

   蘿卜又有好幾種,白蘿卜,紅蘿卜,盤子蘿卜,它們形態各異,如球、如棒、如盤,大小也各各不同,點種得最多的自然是白蘿卜。白蘿卜尤愛濕潤的土壤,記得兒時在生產隊,每年晚稻收割之后,就會在村前一些半干半濕的稻田里連片點種。田土到戶后,各家點種的土地多分散,也有種在稻田的,不過還是以種在園土居多。有句鄉諺:“一月蘿卜一月菜?!币馑际翘}卜撒籽點種之后,頭一個月是長菜葉子,到了第二個月開始長蘿卜。因撒籽的不勻,蘿卜發芽之后,有的地方過于密集,這樣,當蘿卜葉長至四五寸高許,主婦們就常梳理出一些,連根拔了,洗凈后清炒做菜。這差不多也是各家吃到的最早冬菜。以后,隨著蘿卜長成大個頭,煮蘿卜做菜就十分尋常了,蘿卜纓子則多是剁碎煮潲。一時吃不了的蘿卜,鄉人常剖邊切條,烘制干蘿卜皮腌成咸菜,或整個兒地腌制酸蘿卜,或用盾刀剁碎了腌水蘿卜。在我少年時代,每年冬天母親都要腌上幾壇子,我上學讀住校,每周末都要回家帶上兩瓶子這樣的腌菜。

   與蘿卜撒籽點種不同,大白菜,莙荙菜,風菜,肥菜,都是蒔秧子。大白菜在生長過程中并不常吃,只在初期偶爾摘一些最下層的腳葉(方言)做菜。等到淺淺的土坑被寬闊的白菜葉掩蓋,鄉人就會拿了稻草來,搓出一根根細長的草繩,將每棵白菜散開的菜幫子收攏豎立,捆綁一圈,狀如綠柱,在葉頂再壓上一塊巴掌大的干泥塊,以讓其包心得更為致密。記憶中,那時家里的大白菜,通常要臨近過年才砍,大的一棵就有十斤許,一只大菜籃,兩棵就能裝滿。春節里,村前的水井邊,洗大白菜的婦女不少,剝去外面的老青葉,潔白黃嫩的大白菜看著就令人喜愛。大白菜切絲,與粉絲、豆芽、油豆腐絲同炒,是故鄉人家春節待客的必備燴菜。

   在一冬一春,莙荙菜和風菜是常吃的。莙荙菜的幫子白而長,也厚實,葉片光滑如綠色的油紙。這種菜長得寬闊茂盛,能不斷地摘其外圍的菜幫子。莙荙菜有一股澀味,做菜時,通常先將菜幫子放鍋中熱水里焯一下,撈出后再切絲油炒。很多時候,鄉人常摘了當豬草。風菜的幫子比莙荙菜更寬、更長、更厚實,通體碧綠。村中有兩種風菜,一為蒲扇風菜,葉大如扇,另一種俗稱爛布風菜,葉邊多鋸齒狀缺裂,如爛布。相比而言,爛布風菜切絲炒菜更好吃。在冬天,母親也常將風菜幫子切成段,巴掌大小,烘蔫了,用鹽腌上。做菜的時候,用新茶油煎炒,撒上紅紅的辣椒灰,或者紅紅的腌剁辣椒,香噴噴的。

   比起人來,豬的胃口自然大多了。在天寒地凍的冬天,時常雨雪,豬草難扯,無論干紅薯藤,還是蘿卜纓子,莙荙菜,風菜,都要用來煮潲喂食。這些往往還不夠,尤其是家中養了兩三頭豬的。亦因此,各家總是未雨綢繆,在蒔冬菜之初,就會專門拿一兩塊挖了紅薯的園土,用來蒔肥菜。肥菜葉皺皺巴巴,寬大如掌,舊葉摘去,新葉又長,十分迅速。而且越摘,它的稈莖長得越高,形同萵筍。在一冬一春,我的母親差不多每天都要去園土摘一籃兩籃肥菜回來剁成豬草。

   來年暮春,園土里的菜蔬都長蕻開花,又到了生命輪替的時候。每樣品種,各家總會特地留下一兩棵最為健壯的,讓其結子長老。待種子黃熟,方才連根拔了,懸掛在廳屋的墻壁高處,任其自然風干。日后再取下來,揉搓籽粒,裝入瓶子,妥善保存,以待下一場生命的繁衍。


  • 上一篇:璇璣圖
  • 下一篇:色多老衙門

  • 本文地址: http://www.yjment.com/html/wh/xkbrw/77294.html
  • 漂亮人妻被强中文字幕_性欧美长视频免费观看不卡_天天综合网网欲色_农村中国幻女4一6特级毛片